您的位置> 时寨网>文化>曾国青铜组器,伯远帖五牛图,圆明园兽首……它们曾流失海外

曾国青铜组器,伯远帖五牛图,圆明园兽首……它们曾流失海外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1-22 12:53:13

9月17日,曾伯可曾经丢失日本的青铜文物,将在国家博物馆“回归之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丢失文物成就展”上回归家园后完成首次展出。

此次展览中,还将展出公众熟悉的文物,如“袁波铁”、“邱忠铁”和“圆明园兽头”。作为中国第一个关于文物修复和归还的全景展览,观众可能不知道每件文物背后都有一个悲剧故事。

今年3月初,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称:“曾伯可的西周晚期青铜器拍卖涉及家族遗产纠纷,决定暂停该项目的拍卖。”这套文物原定于3月12日在东京“长武中国艺术之夜”拍卖会上亮相。

拍卖人萧振英致柯农心的信

据前拍卖师介绍,这批青铜器属于民国旧藏,为当时陕西著名文物收藏家柯农心所有。然而,许多专家发现这组青铜器的锈色具有明显的“坑”特征,应该很快就会出土。此外,民国时期在曾国发现的青铜器很少。这样一组刻有铭文的青铜器没有记载,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东京中央拍卖宣布暂停拍卖

拍卖突然停止了,显然还有别的事情在进行。国家文物局得知这批文物将被拍卖后,启动了文物失传修复计划,组织专业力量,开展文物鉴定研究、考古资料比对,检查文物出入境记录,迅速认定这批文物应该来源于湖北随州曾国墓,并掌握了文物是近年来非法挖掘和走私出境的重要依据。

3月9日,国家文物局向日本驻华大使馆发出紧急照会,告知其丢失的文物,明确指出曾伯可的青铜文物被非法出口,涉嫌被盗走私,并要求日本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约(UNESCO Convention)协助中国归还文物。

此后,在各方的压力下,文物持有者同意将青铜器移交给国家,并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经过各方努力,曾伯可丢失日本的青铜武器终于回到祖国怀抱,并于8月23日凌晨安全入库。

文物送回北京后,国家文物局进行了系统的鉴定研究和科技检测。研究表明,这组青铜器是春秋早期湖北随州地区曾国高级贵族墓葬中出土的遗物。通过对腐蚀产物的分析和腐蚀层特征的观察,判断它们是近几年挖掘出来的。

整组青铜鼎、簋、彝、胡、颜、戟外观相似。铸件精美,保存完好。这8件青铜器上都有330字的铭文,其中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这在考古发现中是前所未有的。这对研究春秋时期的历史文化、曾文伯的宗法制度以及青铜器的年代和铸造工艺都有很大的价值。

湖北曾国传世文献中没有记载。1966年,曾忠和他父亲九鼎的青铜器在景山苏家龙出土。只是在学术界确认曾国存在于“绥早走廊”地区之后。曾侯乙墓于1978年在随州被发现。大多数学者认为曾国是历史文献中的随国。近年来,鄂北的一些重要考古发现最终将西周早期至战国时期的曾国墓葬系统的发展联系起来。

尽管如此,以前从未发现过以“曾伯克的父亲甘露”的名义出土的青铜文物。这些春秋早期曾伯克父亲的青铜器,对研究曾伯克的宗法制度和礼乐制度具有重要价值。通过x光摄影,我们可以看到所有青铜器都是模型铸造的,这反映了中国古代高超的青铜铸造技术。因此,这组青铜器被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曾伯可的青铜文物是近年来中国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境追回的最有价值的一批返还文物,为国际丢失文物的追回和返还贡献了新的实践案例。

著名的《袁波邮报》、《中秋节邮报》和《五牛图》也参加了“失落的文物成就展”。

《博缘帖》的整卷都包含了后记

紫禁城内功殿西侧的西暖阁有一个小房间。房间的主墙上有三个实心的字“三溪堂”,是甘龙皇帝自己写的。在他收藏的历代书法作品中,有三件他非常喜欢的珍品,以至于他想不起茶和米饭。一个是王羲之的书,书中的圣人,“在一个快速的雪景中的青铁”;第二部是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写的《钟秋帖》。第三部是王羲之的侄子王勋写的《袁波帖》。

从1911年到1924年,“袁波铁”和“邱忠铁”藏在寿康宫,这里是伊王的妃子居住的地方。溥仪离开皇宫后,英王的妃子把这两件宝物带出皇宫,通过侄孙的家人卖给了一个古董商。从那以后,两个国家的珍宝被困在人民中间,下落不明。

《中秋节邮报》全卷

经过多年的辗转反侧,“钟秋铁”和“袁波铁”于1951年出现在香港的一家英国银行。铁保的持有者是郭宝昌的儿子郭昭君。两年前,他把邱忠铁和袁波铁带到台湾。

因为卖得不好,急需钱的郭昭君把两张海报给了一个印度人,这个印度人还把古画抵押给了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因为郭昭君在生意上赔钱,抵押贷款一年后到期,他无法赎回。他准备卖掉它。赎回宝藏的时限是在1951年底。看到抵押贷款期限的临近,郭昭君焦虑但无助,因为赎回宝藏的钱还没有到位。

远在2000公里外的北京,一份关于抢救和购买国宝三宝铁的报告被紧急送往中南海。时任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经理的许焦波和郭兆军是世界之友。得知国宝处于危险之中,他立即通知了他的父亲,当时的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主席徐森宇,随后这个消息被报告给了国家文物局。

1950年11月5日,周恩来发出指示:“同意买回王献之的邱忠领带和王勋的袁波领带。”经鉴定,《邱忠领带》和《袁波领带》是真品。当时,两件珍贵的国宝以高价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五牛图》的经历与两幅名画相似,但更悲惨。《五牛图》是唐代流传下来的少数几幅真正的纸帛画作品之一,也是现存最古老的纸绘中国画。进入宋朝后,它被珍藏在皇宫里。清兵入关后,“五牛图”一度下落不明。甘龙皇帝收藏了世界上所有的珍宝,“五牛图”搬进了清宫。

100多年后,八国联军践踏了北京。“五牛地图”被劫持出国漂流了半个世纪。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它才被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吴孙恒收购。后来,吴濒临破产,想拍卖这笔财富。一位香港爱国者把这个消息写给了周恩来。在接到总理的指示后,文化部立即组织专家来香港核实“五牛地图”是否属实。经过多次谈判,它最终以6万港元被收购,并移交给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

这些古代流传下来的名画经历了无数次流浪。它们非常古老,平时很少见。“博源铁”和“乌牛图”的最后一次公开展览是2015年故宫博物院的“石渠宝鸡专场”。根据文物保护规定,今年的展览结束后,这些国宝将被存放起来“冬眠”,至少三年内不会再出现。

齐鲁晚报,齐鲁一记者张九龙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安徽快三 99真人网址 澳客彩票 辽宁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